maakraksshoin

soul:

段宜恩再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2034年。
距离got7解散十三年
距离他们两个分手十二年
距离王嘉尔结婚十年
距离他离开韩国八年
距离他重病垂危年七年
而现在他和那个人距离不到五米
头发好像剪短了一点 可能是这么坚持健身的原因 看起来瘦了不少
以前出众的大眼睛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 变得更加的大 只不过眼角也不可避免的多了很多细纹
不再像小时候一样随意带个帽子就可以出门 做好了造型 前后跟着足够衬他身份的工作人员 四十岁的王嘉尔完全活成了他二十岁想要的样子
至于他们两个的相遇 当然有足够的理由 组合成立二十周年 作为粉丝福利 借笔筹划了好久才能把他们几个凑在一起 排开天灾 排开人祸 排开那些说不出口的隐秘心思 终于在分开的第十三年 他们七个再一次完完整整的站在那个舞台上
而他们两个也终于有可以堂堂正正见面的名目。
彩排进行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已经不是二十开头的大男孩了 一群围着四十打转的男人跳起当年也要气喘吁吁的舞更是力不从心 再一次失败后 气氛控制不了的冷了下来 “哥,要吃冰淇淋么?”bambam喘着粗气问。“好呀,谁去买?”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然后继续二十年前的办法。石头剪刀布。
段宜恩和王嘉尔并肩走出练习室后几个人都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朋友之间不能谈恋爱果然是真的。
”最近过的还好么?“王嘉尔猛地抬头,像是没想到段宜恩会主动和他说话。”啊 还好 就还那样。你呢还好么?"好啊没看我都胖了吗?”王嘉尔看段宜恩依旧瘦削的脸和单薄的肩膀没说话低下了头。
段宜恩也觉得神奇 以前24小时在一起形影不离也不见像现在这样没话说 隔了十几年不见 除了最基本的问候,两个人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至亲至疏 不外如是
等到练习结束七个人再出来已经是晚上了。”呦 在范哥 请客请客请客。”bambam三十岁还是会挨打 有谦四十岁还是中二 里兜呲着玉米牙叫着“走起”
段宜恩默默跟在最后 心里被满足填满 还是这样 真好
酒过三巡 每个人都红了脸 不知道怎么就聊起了当年 练习室挨的骂 寝室里吵得架 舞台上受的伤 少年时爱的人 荣宰不知道怎么就流了泪 “哥 你当年为什么就非要走,不是说四十岁也要是got7吗 不是说一群人走的更久吗?到底为什么非要走 不要我们也不要MARK哥。为什么走了也不联系我们 我们不是兄弟吗?“
珍荣和在范想去拉他也来不及 一边打着圆场说小七喝多了一边也忍不住想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背弃所有的兄弟也要走。
王嘉尔拿着酒杯很久没出声 就只是低着头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后来是段宜恩抬起手拍了拍荣宰的头“傻啊你,你jackson哥也要回家啊。总不能一直在国外生活。”荣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眼神变得更加迷茫。林在范总算松了口气,酒局也到了尾声。
其他人都被经纪人接回了家 回酒店的路上只剩段宜恩和王嘉尔两个人。段宜恩在韩国的家还在 只是太久没住人 收拾也太过麻烦 想来想去还是酒店最方便。王嘉尔在当年离开的时候就把东西拿的干干净净 复杂的人际关系也处理的明明白白 房子也早就买了出去 除了酒店没有别的去处
两个人并肩走在首尔的大街上 鞋底踩在雪地上放出咯吱咯吱的响 王嘉尔恍惚的以为还是练习生的时候 两个人训练之后一起回寝室。借着月色王嘉尔今天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段宜恩 还是那样清晰的轮廓 有些苍白的脸色 除了多了几道眼角浅浅的细纹 段宜恩像是没什么变化
许是王嘉尔的眼光太过直接 段宜恩笑着问“有话要和我说吗?""你想不想问我为什么离开?”王嘉尔停在了原地。段宜恩认真看他几秒,突然笑了”不想“”为什么“”你想说吗“”你问我就想“”好,你当年为什么离开?“段宜恩还是带着笑,就像是当年他们无数次打闹时他一贯的温柔的纵容的笑。王嘉尔突然觉得有些愤怒 这么多年为什么他还是可以不变 所以伤人的话像是不用眨眼就可以说出来”因为你们会妨碍我的发展 你们跟不上我的脚步 我不想在这耗一辈子当综艺咖 我想好好做音乐 做全世界都能听到的音乐 但和你们一起永远做不到。“”所以现在理想实现了吗?“”当然 你不是看到了么 “”那为什么哭,为什么还是不开心?“段宜恩问完之后就继续向前走。至于王嘉尔在原地想了很久到底自己为什么还是不开心
这条路终究还是要分开走
王嘉尔在周年舞台结束后开始发烧 一开始以为只是简单的感冒 国内的行程照去不误 直到他又像二十五岁那年摔倒在舞台上一样 大家才意识到这次的病真的不轻 连续的几天的高烧不退让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清醒和梦境也开始分不清 他梦到了很小的时候刚去国际学校 同座小女孩呲着牙冲他喊的脸 梦到了刚开始学体操的时候妈妈看他做出完整动作时满意微笑的脸
梦到了刚刚得到了金牌父亲自豪的脸
梦到了刚到韩国一张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梦到了得初一位成员们兴奋到抑制不住笑容的脸
梦到了台下粉丝们看自己迷恋又充满爱意的脸
但是更多的还是段宜恩的脸 冲他笑的脸 纵容他发脾气的脸 因为看他不自觉远离镜头的脸 有时候和自己生气不说话铁青着的脸 分手时他那张绝望的脸
最先来看他的是朴珍荣,这个温柔的男孩子被时光浸染的越发沉静内敛。对于这么多年王嘉尔的缺失他不是没有怨没有恨,但终究抵不过思念。
”早就让你照顾好身体 就是不听 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拼 为什么不能多为自己想一想 就不能慢一点吗?“王嘉尔看着朴珍荣的唠叨就只是笑 这些话到底有多少年没有听到了
“你和mark哥还是没有联系吗?”得到预想中答案的朴珍荣犹豫了神色,”你们两个当年到底怎么了?吵架怎么会严重到离开韩国,就因为你们两个分手就一定要离开我们队吗?“在看到王嘉尔不可置信的眼神的同时朴珍荣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对的 jackson当年离开果然不仅仅是因为和段宜恩分手。他嗫嚅着,斟酌了很久还是开了口
”当年你突然说要离开大家都很接受不了,外面都说你是想自己好好发展可我们根本不信,有谦他们想去找你,但是mark哥拦住了他们,说是因为你们分手他做了错事,你没有办法原谅他没办法继续和他待在一个team里才执意要走,你已经压力很大了,让我们别去烦你。“王嘉尔认认真真的回想了一下,当年他合约到期提出不再续约,没有告诉队人任何人,甚至是段宜恩,可是后来他还是知道了,然后就是他们两个数不清的对峙和争吵。在他回国的前一天好像把自己的耐心都磨光了所以毫无顾忌的对段宜恩说最诛心的话”mark,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音乐,我还有梦想,我想去更好更大的舞台,我想站在全世界看得到的地方。我放弃击剑来韩国不是为了一辈子待在不知名的二线团在寝室打游戏过日子。所以你能不能别那么自私,我不逼你你也别逼我。"那是王嘉尔记忆里段宜恩在舞台下少数的几次红了眼。“可是你不是说了吗?我们一直会一辈子在一起,一辈子got7.”王嘉尔听到他的话笑出了声”别傻了,段宜恩! 在舞台在该说什么你不清楚么?做什么能让粉丝高兴我们刚进公司就学了吧!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你到现在还分不清。“段宜恩向前一步抓住他的手,王嘉尔能感觉到颤抖”不能再努力努力试试吗?我们不能一起去未来吗?“王嘉尔思考这种可能性的念头在一瞬间就被打消,“你如果想过未来,你有一点努力,我们两个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他挣开那双牵过无数次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走,坚定又缓慢。
“mark在你走后一直很难过,他每天白天照常工作晚上却一直酗酒,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后来他在练习室晕倒我们才发现。可是就算在医院他也偷偷买酒喝,后来公司没有办法让他回家休养一段时间。他回来之后真的变好了,不再喝酒,不再玩游戏,也不随便发脾气。反而疯了一样的练习,练舞蹈,练rap,练唱歌,练mrt,甚至半夜不睡觉的补看各种综艺,我们一开始以为他是想看综艺放松心情和多看看你,可是他后来竟然求着经纪人要资源,要上各种综艺。也不再窝在寝室,他开始社交,多去拜访前辈,和同辈交朋友,尽可能的照顾后辈,去找中国的练习生让他们有事找自己。我们一边高兴他变得越来越好,也开始担心,他活成了你。他在舞台下越来越不爱笑,空闲的时间也没有消遣,他就只是发呆。你比我们都清楚mark他其实是一个很看得开的人,他只是话不多,但是他有着比我们更丰富绚烂的内心,星辰大海都在他眼里,可是那个时候的他眼睛空的一眼望不到底。我们回归打歌演唱会最累的时候传来了你的婚讯,mark哥逼着我们去你的婚礼,他说如果我们不去该有人说你的闲话,所以我们必须除了他全员到齐。参加完你婚礼我回国那天mark哥把我叫回宿舍,他问我新娘漂亮吗,我说配得上你,mark哥说那很好。可是我没敢问,什么很好,是新娘很好,还是你们在一起了很好。后来他实在喝的太多,反反复复的说我现在努力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为什么不回来。"王嘉尔闭上了眼睛,抗拒的姿势很明显,但是朴珍荣还是没有停下来。
“mark哥那个时候最常问的就是我们现在还算不算红,我们只以为他是被愤怒迷住了眼,可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是想等你回来。在你结婚两年后,我们团也算是登顶成功,可是那个时候我们也发现mark哥的身体出了问题,他开始睡不着觉,大把大把的掉头发,晚上不靠安眠药根本睡不着觉。他爸爸提出带他回美国治病,公司方面也都协商好了。他却自己离开了,他说想自己去看看世界,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认不出他了,你能想象一个大男人瘦到只有八十斤么。他就像是只剩一层皮的骷髅。他爸终于把他带回美国,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他好像和以前一样了。不,甚至比以前好,他的眼界更加宽广,他不再囿于情爱,他终于看得明白,自己做回了mark。所以森尼啊,你也像他一样,这段感情你也放下吧。“
朴珍荣走后很久王嘉尔都没回过神来,这十几年的事走马灯一样的过。刚回国后的艰难,一步一步的奋斗,登顶后强撑着的努力。身边的人换了又换,朋友很多,敌人更多。谁都不信他,他也谁都不敢信。结婚前和妻子的甜蜜,新婚时的快乐,以及之后数不清的争执。也不是没有过浓情蜜意琴瑟和鸣,但是大多抵不过现实。我们大多数人爱的都是幻想中的情侣,所以在看着我们没有想象过的现实的时候,我们崩溃,发狂然后疯魔到面目全非。我可以给你看我的枝条我的花瓣,我绚丽的色彩,甚至是无伤大雅略有瑕疵的绿叶,但是你没办法同样欣赏供养它们长大的根茎与尘土,那是不为人知的丑陋与难堪。所以,段宜恩,离了你,没人给我浇水。
段宜恩最后来的时候王嘉尔已经到了说不出话的地步,他的嘴唇因为喝不进去 水而干裂 头发也耷拉在耳后 下巴上也长出了青色的胡茬 他憔悴到段宜恩有些认不出他
段宜恩把花插进花瓶里 然后拽过椅子坐在他床前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这么多年没睡够的觉一次性补干净了吗?"
"上次看到你没和你说 你老了不少 看起来比我和借笔还老。“
”有谦还说他jackson哥没有以前帅了。“
“朴狗说你现在变成老狗了。”
“他们都说很想你 等你好了想再聚在一起。”段宜恩说着说着就停了笑。
“他们都不怪你了”
“我也不怪你”
王嘉尔突然就睁大了眼睛,“我早就不怪你了,我当年实在太离不开你。越想留住你越是伤害你。我一心想着你背叛了我们,但是没替你考虑过,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自私又不上进。“
“你刚离开我的时候我总是不太相信我总感觉你只是想以前一样闹脾气,只要过一阵子就还是会回来,可是白天舞台上少了的位置和午夜梦回空下来的被子会一直提醒我,这一次你真的走掉了,不会回来了。”
“后来我想,你离开我不就是因为我还不够好,那我就做到最好,和你一样好,比你还好。我疯了一样想得到你的认可。一开始我想让你后悔,然后等你回来让你好好给我道歉说再也不敢这么离开我了,后来我想算了,你那么敏感又爱恼羞成怒那就不用道歉了,回来就可以了,我们就还像以前一样。可是你还是不回来,然后你结了婚,我想你终究还是低了头,然后我想这样也好,你和我都会有很好的一生。没有彼此但满足所有人期待的一生。不过就是不在一起,你我有那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不过就是求而不得,思念能有多难。“
“但是身体还是一点一点的垮下来,我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好像看着生命在自己手里一点一点流逝。可是越在那个时候越开始清醒,你要名要利要万众瞩目要万人敬仰,可是我只要你。你大概也是爱我的,但是我还是比不过你自己和你的梦想。如果你想,我可以只当你一个人的段宜恩,但你永远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个人。"
"之前一直困扰我的,你爱不爱我也变得明了,你想冲向我却停住的脚步握紧的手,你想回到的有我的过去,你陪我熬过的日日夜夜,你在舞台上快速奔跑呼喊着的markson,你在黑暗里大声叫着的段宜恩。你也爱我,可你爱的东西太多了。总是没有办法兼顾。你比我更难,你一边爱我,一边克制,瞻前顾后。可你最该堂堂正正,坦坦荡荡。而我,也不想因为爱你成为你的附庸品我如果爱你,也必须是明明白白以段宜恩的姿态站在你身边。可能是这么多年一直压在我身上的担子终于被我卸了下来,我的身体真的一天一天好了起来。“
“所以,嘎嘎,你也不要在执着,快点好起来。”
记者采访出院的王嘉尔的时候有些惊奇他的配合,因为这位这么多年最出了名的就是打太极,只要是他不想说的话,一点也不会透露但这次的记者见面会却几乎是无所不答。
“身体已经彻底痊愈了吗?”
“是的,这次休养了很久,给自己放了一个大假,已经完全痊愈了。”
“那这次是你的妻子一直在医院陪你吗?”
王嘉尔抖了抖肩“没有”
记者见此更是把话筒往前递了递,“方便透露一下原因吗?是受到之前传出的婚变传闻的影响吗?”
“事实上,我们已经分开很多年了。”王嘉尔笑笑
“分开是什么意思,是离婚还是分居。”记者抓住他言辞间的漏洞。
“是离婚,我们在结婚两年后就分开了。没有别的原因,就是相处起来不太合适,发现还是当朋友更舒服,所以就选择了和平分手。”
“那现在你突然爆出这个消息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吗?你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吗?“
“是的,这些年我一直都很累,从来没停过下来过,所以我想换一种新的生活。”
“那你的事业要暂时搁置吗?现在国内竞争压力这么大,你不怕对手超越你吗。”
“怕啊,所以我决定无限期退出娱乐圈,这也是我今天召开记者发布会的原因。”
会场一片哗然,大家都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能让这个十几年拼到可怕地步的男人离开,
“方便透露一下你下一步的动向吗,我相信你的粉丝们也一定很好奇。”
“会去旅行吧,我也想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那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城市吗?“
“LA吧!”
“为什么?”
一直有问必答的王嘉尔却笑着走出了会场。
因为很感谢LA啊,给了你们mark,给了我段宜恩,给了我前半生的挚友后半生的遗憾,和闭上眼就能想到的美好。
王嘉尔找到段宜恩的时候,他正坐在沙滩前的躺椅上晒太阳,皮肤比之前见得时候黑了不少。见到王嘉尔他也不显得惊讶。“来啦”
看他这么坦然,王嘉尔一路上想好的说辞倒像是没了用处,只能呆呆愣愣的看着段宜恩点头。
“吃饭了吗”段宜恩起身向屋子里走去。
“吃了,还,还没有。”王嘉尔拎着箱子局促的跟着他身后。
段宜恩转身等他跟上自己,然后一起走向他的家。
等到王嘉尔吃过饭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找了一圈也没见到mark的影子,正急的不行突然听到泳池里有落水的声音,急急忙忙的朝后院走去。他看到mark的时候不自觉屏住了呼吸,月光下段宜恩正在水里翻腾,就像他们年轻时那样。但是这个人这幅样子自己已经十三年没有看过了,实际上不仅仅是十三年,他刚回国那几年繁重的行程压得他喘不过来气,就算是有时间也他们两个很少出去玩。就像段宜恩不明白王嘉尔到底为什么要那么拼一样,王嘉尔也不明白段宜恩为什么不拼。他总是从容不迫,一开始让他着迷,后来让他恼怒,最后他只觉得厌烦。两个人就算再相爱没有办法抵挡这些现实的因素,何况他们要面对的更多。所以王嘉尔选项了放弃和逃离,而段宜恩被留在原地,自己钻出这个茧。
段宜恩上岸的时候王嘉尔正看着远方发呆,他拿起浴巾搭在身上走近王嘉尔“又在想什么”
"再后悔,然后想着该怎么挽回。“王嘉尔看着段宜恩,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难过,他的话苍白又无力,他甚至不知道段宜恩会不会愤怒到把自己赶走。
段宜恩轻笑一声”那你别想了。“
王嘉尔的心开始一寸一寸的沉下去,眼里的光也一点一点淡下去。
段宜恩又转身跳下了泳池,只剩王嘉尔站在岸边进退两难。
“嘎嘎,拉我。”段宜恩在泳池里伸出手
王嘉尔听到这个称呼恍如隔世,除了上次自己在医院到底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人这么叫自己的名字了。但是身体还是不自觉的朝他走去,把手递过去还没来得及用力就已经被mark拉进水里。
月光下两个四十岁的男人面对着彼此,对方的眼角都有了皱纹,皮肤也开始松弛。但是一如二十岁那年望向彼此的眼神还是没变。
“王嘉尔”段宜恩说了中文,这是他们的起源,他们的开始,他们的根“你想过我吗?”
王嘉尔想告诉他自己刚回国每夜每夜的睡不着觉,想告诉他时不时梦中的惊醒,想告诉他每次看到长得像他的人总是移不开眼睛,想告诉他自己这么多年的辗转反侧,但最后也就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闭上眼“
紧接着是眼皮上温热的触感。我吻过你的手心 侧颈 额头 脸庞甚至是嘴唇 但我现在只想吻你的眼皮,没有欲望没有顾虑没有遗憾 是十足的想念
“所以 你应该想的只有我。”